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说故我在

I AM WHEN I SA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若干调侃文字,儿童不宜。个人资料100%都填了,100%都是假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翻越少华山主峰--从下岔到小敷峪  

2009-04-06 18:11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多年前在地图上看到标明甘江沟脑的山脉,放射状的山系,远看陡峻的裸岩山峰,知是东秦岭主峰之一,在草链岭和华山之间,遂发登顶之念。

看GOOGLE EARTH,似乎可以从下岔登顶,06年正月试图从下岔翻越入小敷峪,领略下岔山环水绕后,因过早向西南梁爬升,到甘江沟的分水岭,只好由甘江沟下山,下山遇峭壁,磨破冲锋裤一条,但在梁上看到覆斗状草链岭全貌,大慰平生。

06年腊月,经4次探路,终于找到从下岔翻越秦岭到小敷峪的垭口,登东、西峰顶,赏奇峰秀色而还。

09年4月5日,7点,轻装出发,无装备、地图。由海拔1300米左右的金堆入下岔,距沟口不远有人开矿,下岔经封山,植被开始恢复,天空异常晴朗,东南-西北向的下岔,日照充足,低海拔已经是满目春色,桃红柳绿,杂花遍地,一片生机,又4天前才下过雪,常绿的松针也比冬天新鲜,下岔春早!。解冻的冰河,水流充沛,一路深潭、小瀑布不断,阳光在水的折射下,产生金色鳞状花纹,鳞介类动物的鳞片其实是一种拟态,下岔之水美!高海拔区,耐冷植物也已经露出紫红色的芽,三桠乌药开出金色的小团花,地上有一种无叶的、似毛茛的白花,韭菜满地,虽然多数植物尚未变绿,红色的红桦、红树条,橙色的高山柳,黄色的连翘、三桠乌药花,银色的芽包,绿色的柳、松,蓝色的潭水,色彩也很丰富!

一直沿着河流前进,至断崖,冬天的冰瀑,现在已经消融大半,水流淙淙,从此地开始竖直爬升,经过2个峭壁,由于过早东拐,遇断崖,摔下3米多,返回终于进入石浪,再穿过密密麻麻的灌木,在乱石阵,可以看见垭口,发现裤子已经撕开(穿破裤进入县城),过石浪,是低矮的长满木刺的小蘖丛,裤子薄的话一定扎痛,经小片草地,13点18分到垭口,摘取石头下边冰溜解渴,垭口海拔2400米左右,风飓,北坡开阔平缓。老夫感慨山如人,陡峻者易倾,唯平缓才能成其高。

垭口狭窄,仅几米可过,垭口南峭壁千仞,北坡平缓,植被茂密,有草地,杜鹃。地图标明甘江沟脑或者少华山,山脉有5列山系放射状伸出,分别是小敷峪东西梁,下岔南北梁,甘江沟与蜈蚣沟分水梁,西可看到草链岭,东为类似华山的裸岩峰,层层叠叠,美不胜收,南则群山茫茫,可通顶的主沟有下岔,甘江沟,蜈蚣沟,北则小敷峪、石头峪,伸向大敷峪的沟。

在垭口稍留,从阴坡下撤,北坡积雪覆盖,长满低矮的树木,间有巨大的桦树,无明显道路,雪地中有人脚印一半大的动物足迹,不知何种动物,但不是野猪之类,应该是比较大的动物。雪地中下降1小时到一片草地,视野开阔,有水、乱石和窝棚,继续西切不远,到一平地,有5-6个窝棚,采药者的大本营,也是去蜈蚣钩的岔路口,路从阳坡下行,约40分钟小时到第三窝棚,沿途树木蔽日,远景可看不能拍照,路在2面坡上和峡谷中延伸,落叶如毯。

冰河长且宽,春天解冻的流水在冰面切开一条狭缝,冰瀑无数。整个峪道,水景无限,深潭、连续瀑布、峡谷、溪流、清泉流石。最深处峡谷有百米,最狭窄处一水槽而已,险峻处需手抓石缝,侧身而过,山基崖窝无数,4点见一大碾盘,之后又2个窝棚,4点50看到被支撑起来的巨形片石。沿途森林密布,透过密林可见高处的奇峰。有大片的白桦林。随着海拔的下降,绿意逐浓,桃花争艳,5点左右看见路边有一种奇特的植物,只有枝干和节,路途迢远,已经收拾相机,专心走路。

6点开始到有水泥旅游路,小敷峪森林公园地界,见到店家女。水泥路面走起来异常费劲,7点多到燕子砭,开始有施工队,正在建设景区,已经造了不少建筑,在燕子砭以下通公路处雇一摩托下山到莲花寺。结束整个行程,步行12小时。

小敷峪是和大敷峪相对而名,名称约起源于秦地美女罗敷,汉乐府有诗:“秦氏有好女,自名为罗敷”。小敷峪沟深,传说秦岭72峪,而小敷峪有72沟,80里路,海拔下降1800米,沟道平缓,弯曲,森林密布、奇峰突兀,平面如巨型橡树叶状的小敷峪,集水面积大,多峡谷,水流充沛,潭、瀑、泉、峡、清流、溪间布,水景在秦岭诸峪堪称独特,有材料说小敷峪是陕西九寨沟,虽不恰当,但的确值得欣赏,远超石头,大敷,桥峪诸水,可以算是东秦岭最美丽的水景。白桦、红枫,想象秋色一定灿烂。小敷峪在接近主峰,道路不明显,灌木丛生,南坡过分陡峭,几乎无路,夏日攀登,难度很大,距峪口20里以上,略无人为痕迹。如从小敷峪口上主峰,无向导很难不迷路。老汉16岁独行石头峪,宿老妇家,初生牛犊,不担心迷路,现在老了,胆小了。

小敷峪口有少华山,已经列为森林公园,虽然很快要收钱了,但能保护一峪自然风貌,收也可以。就像周老虎们,恐怕是想弄个自然保护区,造个假华南虎,可弄的太大太假,固然为私利可以贪污一些,但能建个保护区,也是大好事,可以理解和原谅,而自做聪明的打虎派却不依不饶。很多时候,正确的结局却不一定好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